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371199.com >

白字戏与京剧: 戏服有相似脸谱大不同www.kj655.com

发布日期:2019-11-05 19:07   来源:未知   阅读:

  音乐唱腔为曲牌联套体,辅以民歌小调,多用“啊咿嗳”衬词拉腔,所以民间俗称“啊咿嗳”。

  化妆。白字戏脸谱不同于京剧,嘴巴外拉处理手法,让人物性格的展示更加到位、传神。

  白字戏的戏服跟京剧的区别只是个别细节,但是脸谱却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白字戏的脸谱嘴唇两边不是收进去,而是拉开,让人物的性格更加明显,看上去更加威武或者可怕、阴险等。” ——白字戏传承人、汕尾市戏剧家协会主席 吴佩锦

  “想当年恁沙场联婚并辔驰骋,到今日仍然鸳鸯戏水来。先帝作伐恩似海,如刀划水分不开。老臣耳聋哆嗦她不怪,夫妻和好无愁怀。啊咿啊咿嗳……”看到这段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在心里随意哼哼着,尽管不知道归属什么调子,但是一看就知道是戏文。

  没错,这是一种古老的稀有剧种:白字戏。2006年被列为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且看其代表性传承人、汕尾市戏剧家协会主席吴佩锦一边表演一边拉开白字戏的幕帘。

  白字戏,相传明初或更早时期自闽南流入海陆丰地区,并且汲取当地民间的艺术精华,用地方方言——“福佬话”演唱出来,后逐渐形成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盛行于惠海陆、潮汕和闽南语系地域。音乐唱腔为曲牌联套体,辅以民歌小调,多用“啊咿嗳”衬词拉腔,所以民间俗称“啊咿嗳”。 原有生、旦、净、丑、末、目前国家对儿童家具产品的要求多停留在通用性。外、贴七个行当,后来“末”同“外”合并为“公”,加“婆”,又凑成了七个行当。

  与吴佩锦的对话是从一则趣事开始的,他带着记者参观了练功房,一面大镜子见证了无数个练功的辛酸喜悦,另外墙上挂着一幅油画一幅水墨,都是他塑造的人物形象,另外还挂着10张稀有剧脸谱,包括关羽、张飞、焦赞等人物以及丑角,“所有的剧种都有共通之处,白字戏的戏服跟京剧的区别只是个别细节,但是脸谱却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嘴巴这个地方,白字戏的脸谱比京剧脸谱更有实际性的价值意义,嘴唇两边不是收进去,而是拉开,让人物的性格更加明显,看上去更加威武或者可怕、阴险等。2019河南南阳市直和县市区事业单位招聘1165人公告

  戏剧讲究“先看一步走,再听一张口”,基本功练习是从台步开始的。“先走慢步,再走中步,再到快步,没个几年功夫是掌握不了的。有了基本功才能谈到刻画不同人物形象,你看这样是个武生,而身段略微低一点就是丑角。”吴佩锦一边说一边演示,动作连番变化,加上丰富的表情,观者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我自小受到白字戏熏陶,少年时就爱上了她,16岁时考入海丰县白字戏剧团,师从刘志群先生,学戏先学功,没功一场空。我练功很刻苦,每天凌晨4点起床,先练习一遍,等到6点多别人起床后再跟着他们练习一遍。”吴佩锦说,苦练成就了他过硬的腰腿功和扎实有力的功架,白字戏的每个角色他都能演绎,更加擅长的是风趣滑稽、生动诙谐的丑行,以及潇洒勇猛、声情并茂的武生。

  传统白字戏有不少以南派武功表演见长的武戏,比如《方世玉打擂》,吴佩锦借助自己的“功夫”,把当地流行的南拳套路和打法巧妙地融入表演,塑造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少年方世玉形象;而在《燕青打擂》中,他秀出了十几种耍棍花的表演,比如“过肩”“过五指”“过胯”“过腰”“抛棍接棍”等。

  传统白字戏男女同腔、同调,男声唱腔虽难度高,但大多唱平音,不利于烘托人物、剧情,多年磨砺,吴佩锦练就了腹腔共鸣,真假嗓自然结合的演唱技巧,使得嗓音既洪亮圆润浑厚,又强调了白字戏的声腔风格,且达到一腔三韵的艺术效果,充分突出了白字戏声腔清丽委婉的特点,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白字戏的唱腔特别难,以前称为童龄戏,是小朋友来演的,而且没有女的,都是男的。因此,音特别高,都能达到F调的LA,后来成人演出时就出现了女生伴唱,拉高调子,烘托气氛,正常的男高音可以达到MI,我飙到SO都很轻松,秘诀就在于练气。这也是我自己钻研出来的,气不能全憋在喉咙里,要会运气、www.kj655.com用气,像这样,气沉在丹田稳住下面,上面则要放松,真假声完美结合,就能出来效果了。上次培训课上,我教一个学生这样操作,他也做到了。”

  除了继承传统白字戏的表演程式外,吴佩锦也不忘创新,他善于揣摩人物性格,把心得用于表演,“我是个执着的人,每一个小节都不放过,一个动作、一句台词都会认真思考,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说。比如一个笑,就分很多种,这样是苦笑,这是耻笑,另外还有耻笑、怒笑,鄙视的笑,高兴的笑等。”吴佩锦运用丰富的表情和声音一一演示。在《无意神医》中,吴佩锦扮演“张无意”时,发出那种苦笑夹杂着冷笑的笑声时,就是研究过生活中多种多样的笑,最后才形成的。

  十几年前排演《白罗衣》时,导演在排练过程中要求扮演“陶大”的吴佩锦,在面对小主人“徐继祖”步步逼问案情真相时说“养父,有本院做主你就放胆说吧”,这时他应该双腿半蹲,面朝观众显出惊喜的神情定相,大力跺一下脚再吼道:“大人啊……”然后“和盘托出”。吴佩锦精研剧本,认为这样表演不符合剧情发展。他建议:在陶大对着徐继祖大声喊出“大人啊……”的同时,声音从大控制至小,沉下气定格再表演出欲言又止的心里矛盾,然后接唱“你的,你的……你的生父是苏云”,之后最终和盘托出,了结了十八年的沉冤血案。导演闻听一拍大腿,赞道:好!为此,白字戏《白罗衣》荣获2007年广东省第六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奖。

  10月31日,在2019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开幕式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中国电信、中国...

  新华社北京10月27日电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下简称《纲要》)...

  图为:2018年5月28日,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

  (在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总书记关心的...